蘇孝慈墓誌,文物研究、碑文評價

歷史文化網綜合 | www.atoomu.xyz

《蘇孝慈墓誌》,全稱《大隋使持節大將軍工兵二部尚書司農太府卿太子左右衛率右庶子洪吉江虔饒袁撫七州諸軍事洪州總管安平安公故蘇使君之墓誌銘》,又稱《蘇慈墓誌》、《蘇使君墓誌》等。刻於隋仁壽三年(六〇三)。墓誌正方形,邊長八十三釐米,三十七行,行三十七字。清光緒十四年(一八八八)夏出土於陝西省蒲城縣。原石現存陝西蒲城縣博物館。

image.png

碑文評價

此墓誌楷法成熟而工整,方中帶圓,字型又小,兼有南帖之綿麗和北碑之峻整,集秀麗與雄勁於一身,由此可見,唐代的楷書在隋時已定下根基,風格和歐體相近,章法整齊,結體平正。書法結字謹嚴,用筆勁利,神采飛動,是隋代書法的代表作,是唐代歐陽詢一派楷法的先驅。由於墓誌出土較晚,還以字跡清晰完好而著稱,成為學習書法最佳範本,歷來為人們所重。

清·毛枝鳳在《關中金石文字存逸考》卷九評曰:「楷法精健絕倫,實為佳刻。蓋隋人楷 法,集魏齊之大成、開虞之先路,其沉著痛快處,有唐人所不可以到者。」

清·康有為在《廣藝舟雙楫》評此碑曰:「《蘇慈碑》以光緒十三出土,初入人間,輒得盛名。以其端整妍美,足為幹祿之資,而筆畫完好,較屢翻之歐碑易學。」

此墓誌之主要著錄有:清毛鳳枝《關中金石文字存逸考》,近代徐樹均《寶鴨齋題跋》、羅振玉《雪堂金石文字跋尾》、吳鼎昌《慕汲軒志石文錄續編》、方如果《校碑隨筆》,現代趙萬里《漢魏南北朝墓誌集釋》、張彥生《善本碑帖錄》等。

文物研究

大隋使持節大將軍工兵二部尚書司農太府卿太子左右衛率右庶子洪吉江虔饒袁撫七州諸軍事洪州總管安平安公故蘇使君之墓誌銘

公諱慈,字孝慈,其先扶風人也。九曲靈長,河流出積石之下;十城側厚,玉英產崐侖之上,故地稱陸海之奧,山謂近天之高。秀異降生,岐嶷繼體。祖樹仁,黑城鎮主。父武,西魏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兗雲二州刺史、平遙郡開國公,贈綏銀延三州刺史。時魏氏秦趙將分,東西競峙。公王父、顯考,立事建功,庇大造於生民,獎元勳於王室。福延後嗣,以至於公。公承親之道,孜孜先色;奉主之義,謇謇忘私。寬仁篤行之風,彰於弱摻;成務理物之志,表於壯年。後魏初,起家右侍中士。三年,加曠野將軍。周明革運,授中侍上士。天和二年,授右侍上士。四年,授都督,充使聘齊。五年,治大都督,領前侍兵。六年,授正大都督,仍領前侍兵。公久勞禁衛,頻掌親兵。慕典軍之慎密,似秺侯之純孝。其年,重出聘齊,受天子之命,問諸侯之俗。延譽而出周境,陳詩而察齊風。還授宣納上士。王言近納,帝命攸宣。咫尺當扆之尊,渙汗如綸之重。七年,授左勳衛都上士。建德元年,授夏官府都上士、治中義都上士。九府分職,六官聯事。公遍歷兼治,庶積鹹舉。四年,授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大都督,領骨附禁兵。臺司之儀,功高東漢;車騎之將,名馳朔漠。其年,改領左侍伯禁兵。五年,周武帝治兵關隴,問罪漳鄴。發西山制勝之眾,挫東贏乞活之軍。一鼓而窮巢穴,三驅而解羅綱。公潛稟神筭,內沃皇心。惎帷幄之謀,董權勁之卒。欲渡河北,漢光與鄧禹計同;將涉江南,晉武共張華意合。及偽徒平殄,齊相阿那肱巳下朝士數百人,公受詔慰納,並率所領影援高隆之兵,還授開府儀同大將軍,封瀛州文安縣開國公,邑一千五百戶。開幕府而署賢,垂徽章而發號。峻 田井之賦,展車服之容。宣政元年,授前侍伯中大夫。其年授右侍伯中大夫。其年周宣帝授右少司衛中大夫。大象元年,授司衛上大夫。二年周靖,授工部中大夫。開皇元年,詔授太府卿,其年改封澤州安平郡開國公,尋轉司農卿。逢舜日之光華,睹漢官之克復。國淵天府,粟衍泉流。自非物望時材,何以當斯重寄。二年,詔授兵部尚書,其年兼授太子右衛率。四年,詔知漕渠?副監事,七年,兼右庶子,尋改授太子左衛率。喉脣治本,元凱摳端;領袖宮僚,股肱儲衛。八年,判工部尚書,其年又判民部、刑部尚書。十二年,授工部尚書,其年授大將軍,衛率封如故。十八年,以君王官積,歲承明倦。謁出內之宜,刺舉僉允,授浙州諸軍事、浙州刺史,大將軍封如故。政平訟理,威申澤被。仁壽元年,遷授使持節總管吉江虔饒袁撫七州諸軍事、洪州刺史。行清明之化,播信順之規。吏畏之如神明,民歸之如果江海。時桂部侵擾,友川擁據。詔授公交州道行軍總管。方弘九伐,遽縶千里。遘疾薨於州治,春秋六十有四。粵以三年歲次癸亥三月癸卯朔七日己酉歸葬於同州蓮芳縣崇德鄉樂邑里之山,諡曰安公,禮也。公樹德為基,立言成訓。揚清以激濁,行古而 居今。韜難測之資,蘊莫窺之量,存善無際,歿愛不忘,可謂具美君子矣。先遠協吉厚夜戒期。祖奠迎晨,徂芳送節。茫茫原野,前後相悲;冉冉春冬,榮枯遞及。世子會昌等,終身茹酷,畢世銜哀。感靜樹於寒泉,託沈銘於幽石。文曰:

嶽峻基厚,流清源潔。動靜無滯,方圓有折。舉直平心,連從掉舌。獨悲魏禪,終存漢節。駿發克昌,申甫貞祥。作鎮憂國,隼集鷹揚。遷都尊主,?輔龍驤。誕厥令胤,傳茲義方。一毛五色,一日千里。堤封絕際,波瀾莫涘。天經至極,人倫終始。優學登朝,飛英擅美。鉤陳奕奕,陸衛森森。戎章重綰,侯服再廞。端儲率校,掌庚司金。五曹遍歷,二部頻臨。洛泝江風,馳雨布去。嘆其早來,歌其暮除。惡伐林,求賢開路。二嶺行涉,五溪將渡。閱世俄盡,觀生易終。泛舟川逝,推轂途窮。鬆阡暗日,柳駕搖風。郇戈楚鼎,盛跡元功。

注:此志出土後,即由知縣張榮升在第二十一行「文曰」的「曰」字之下加刻跋文二行;此後跋文又被人鑿去,在整紙拓本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鑿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