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書•韋世康傳】原文翻譯,韋世康,京兆杜陵人也

歷史文化網綜合 | www.atoomu.xyz

韋世康,京兆杜陵人也,世為關右著姓。幼而沉敏,有器度。世康小時即沉穩敏捷,有器度。年十歲,州闢主簿。在魏,弱冠為直寢,封漢安縣公,尚周文帝女襄樂公主,授儀同三司。後仕周,自典祠下大夫歷沔、硤二州刺史。從武帝平齊,授司州總管長史。於時東夏初定,百姓未安,世康綏撫之,士民胥悅。歲餘,入為民部中大夫,進位上開府,轉司會中大夫。

尉迥之作亂也,高祖憂之,謂世康曰: 「汾、絳舊是周、齊分界,因此亂階,恐生搖動。今以委公,善為吾守。」因授絳州刺史,以雅望鎮之,闔境清肅。

在任數年,有惠政,奏課連最,擢為禮部尚書。世康寡嗜慾,不慕貴勢,未嘗以位望矜物。聞人之善,如果己有之,亦不顯人過咎,以求名譽。尋進爵上庸郡公,加邑至二千五百戶。其年轉吏部尚書,餘官如故。四年,丁母憂去職。未期,起令視事。世康固請,乞終私制,上不許。世康之在吏部,選用平允,請託不得行。開皇七年,將事江南,議重方鎮,拜襄州刺史。坐事免。未幾,授安州總管,尋遷為信州總管。十三年,入朝,復拜吏部尚書。前後十餘年間,多所進拔,朝廷稱為廉平。嘗因休暇,謂子弟曰: 「吾聞功遂身退,古人常道。今年將耳順,志在懸車,汝輩認為云何?」子福嗣答曰: 「大人澡身浴德,名立官成,盈滿之誠,先哲所重。欲追蹤二疏,伏奉尊命。」後因侍宴,世康再拜陳讓曰: 「「臣無尺寸之功,位亞臺鉉。今犬馬齒濆,不益明時,恐先朝露,無以塞責。願乞骸骨,退避賢能。」上曰:皇上說:「「朕夙夜庶幾,求賢如果渴,冀與公共治天下,以致太平。今之所請,深乖本望,縱令筋骨衰謝,猶屈公臥治一隅。」於是出拜荊州總管。世康為政簡靜,百姓愛悅,合境無訟。十七年,卒於州,時年六十七。上聞而痛惜之,贈賻甚厚。贈大將軍,諡曰文。(節選自《隋書•韋世康傳》,有刪改)

image.png

譯文

韋世康,是京兆杜陵人,世代為關右(長安以西)大姓。父親韋夐,隱居不出仕,魏朝、周朝二代共有十次徵召,都未應命,稱為逍遙公。世康自幼沉穩慧敏,有器識度量。年僅十歲,州府徵用為主簿。在魏朝,二十歲任直寢,封爵為漢安縣公,娶魏文帝女兒襄樂公主為妻,封授為儀同三司。後來任職北周,由典祠下大夫起,歷任沔州、硤州刺史。曾隨周武帝平滅北齊,授任司州總管長史。當時東夏剛剛平定,百姓未得安定,世康安撫他們,士人百姓都非常高興。一年多後,朝廷召入為民部中大夫,升官位為上開府,後改任司會中大夫。

尉迥興兵作亂的時候,高祖為之憂心,對世康說:「汾州、絳州原來是北周、北齊的分界之地,趁此叛亂之機,恐怕生出變故。現將它交託於公,替我好自鎮守。」於是授任絳州刺史,憑著素來的德望鎮守於此,全境安寧整肅。世康生性恬淡素崇尚古鳳,不因得失自亂心志。在州任上,過去感慨非常深地露出知止知足的心意,給兒女兄弟的書信說:「幾次登臨三公之位,頻頻蒞臨方鎮之任,立志去除酒色財三者迷惑,內心畏懼天、神、你、我四者良知,以不貪而為寶,處財利不沾。現今雖未到七老八十,而壯年已曾經。近來眼睛昏朦更加厲害,不可以看清小字,腳病更加嚴重,不可以疾步快走。況且媽媽年事已高,冬夏冷熱應當伺候,晨昏問候卻又缺失,不孝之罪在我一身。想奏聞聖上,請求遵循孝養之禮,因未徵詢你等,所以發此信來。動筆牽起遠方情思,傷感哽咽難以自持。」兄弟們回覆說恐怕難以如願,於是才止息退念。

在任上幾年,有惠民之政,上奏的對官吏的考績連居最優,被提升為禮部尚書。世康淡薄嗜好慾望,不羨慕權貴權勢,未曾以官位名望傲視別人。聽到別人有善行,就像自個有一樣高興,也不張揚別人的過失來求得名譽。不久升爵為上庸郡公,加封食邑至二千五百戶。當年又改任為吏部尚書,其他職位照就。開皇四年,因為媽媽守喪離職。不滿一年,朝廷起用命他到官。世康堅決請求,希望到喪制滿,皇上沒有許可。世康在吏部任職,選拔任用公平,杜絕人情請託。開皇七年,朝廷將興兵江南,議論重視方鎮,任命世康為襄州刺史。後因事坐罪免職。不久,授任安州總管,不久改任為信州總管。開皇十三年,入京朝君,再次拜任為吏部尚書。先後十多年時間,薦舉提拔官員甚多,朝廷評價他廉正公平。世康過去借休假之閒,對子弟們說:「我聽說功成身退,是古人常行之道。現今我年近六十,意想辭官,你們以為怎樣?」他的兒子韋福嗣回答說:「大人修身養德,官位顯赫名望遠揚,盈滿傾溢的教訓,前代聖賢極為看重。要效法漢朝疏廣疏受,兒輩謹遵鈞命。」後來趁侍奉皇上宴會的機會,世康兩次下拜陳述退讓之意說:「下臣沒有尺寸功勞,而得以位居宰相之次。現今犬馬已年老,無益於聖明之時,恐怕死期不遠,無法完成職責。希望恩賜辭官,退避以讓賢能。」皇上曰:「我早晚期盼,求賢如果渴,希望與你共同治理天下,以求得太平。現今的請求,大大違揹我素來的願望,縱使確實筋力衰減,還要委屈你躺著治理一方。」於是調外拜任荊州總管。當時全國只設有四大總管,幷州、揚州、益州三州,都有親王親臨治理,只有荊州委任世康,當時輿論視為榮耀。世康施政簡素清靜,百姓愛戴喜歡,全境沒有爭訟官司。開皇十七年,在州任上去世,享年六十七歲。皇上聽說後痛惜不已,助葬贈禮很豐厚。贈封為大將軍,贈諡號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