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書·李襲志傳】原文及翻譯,李襲志字重光,本隴西狄道人

歷史文化網綜合 | www.atoomu.xyz

原文:

李襲志字重光,本隴西狄道人。五葉祖景避地安康,複稱金州安康人也。周信州總管、安康郡公遷哲孫也。父敬猷,隋台州刺史、安康郡公。襲志,初任隋曆始安郡丞。大業末,江外盜賊尤甚,襲志散家產,招募得三千人,以守郡城。時蕭銑、林士弘、曹武徹等爭來攻擊,襲志固守久之。

後聞宇文化及弒逆,乃集士庶舉哀三日。有郡人勸襲志曰;「公累葉冠族,久臨鄙郡,蠻夷畏威,士女悅服,雖曰隋臣,實我之君長。今江都篡逆,四海鼎沸,王號者非止一人,公宜因此時據有嶺表,則百越之人皆拱手向化。追蹤尉佗,亦千載一遇也。」襲志厲聲曰:「吾世樹忠貞,見危授命,今雖江都陷沒,而宗社猶存,當與諸君戮力中原,共雪仇恥,豈可怙亂稱兵,以圖不義!吾寧蹈忠而死,不為逆節而求生。尉佗愚鄙無識,何足景慕?」於是欲斬勸者,從眾議而止。襲志固守,經二年而無援,卒為蕭銑所陷,銑署為工部尚書、檢校桂州總管。武德初,高祖遣其子玄嗣齎書召之,襲志乃密說嶺南首領隨永平郡守李光度與之歸國。高祖又令間使齎書諭襲志曰:「卿昔久在桂州,仍屬隋室運終,四方圮絕,率眾保境,未知所統。朕撫臨天下,志在綏育,眷彼幽遐,思沾聲教。況卿朕之宗姓,情異於常。家弟侄並立誠效公,又分遣首領,申諭諸州,情深奉國,甚副所望。卿之子弟,並據州縣,俱展誠績,每所嘉嘆,不可以已已。令併入屬籍,著於宗正。」及蕭銑平,江南道大使、趙郡王孝恭授襲志桂州總管。武德五年入朝,授柱國,封始安郡公,拜江州都督。及輔公祏反又以襲志為水軍總管討平之轉桂州都督襲志前後凡任桂州二十八載政尚清簡嶺外安之。後表請入朝,拜右光祿大夫、行汾州刺史致仕,卒於家。

image.png

譯文:

李襲志字重光,其實是隴西(今甘肅省臨洮縣)人,五世祖李景在安康避難,又說是金州安康人,北周信州總管、安康郡公李遷哲的孫子。父親李敬猷,是隋朝台州刺史、安康郡公。李襲志,最初多次擔任隋朝始安(今桂林市)丞。大業(隋煬帝楊廣的年號)末年,江南盜賊特別嚴重,李襲志散盡家產,招墓到三千人來防守郡城。時蕭銑(西樑宣帝蕭詧曾孫)、林士弘、曹武徹等相繼攻擊,李襲志堅持防守了非常久。

後來聽到宇文化及殺了隋煬帝,於是召集士民為他舉哀三天。有一個同郡人奉勸李襲志說:「你幾代是豪門世族,長期在邊遠郡地蠻夷畏懼你的威嚴,士民心悅誠服,雖然說是隋朝臣子,實際上是我們德高望重的人。現今江都宇文化及篡權奪位,全國動亂稱王號的不止一人,你應當趁這個機會割據嶺南,那麼百越之人都會服從歸順。你效仿南越王尉佗,也是千載難遇的機會。」李襲志高聲嚴厲地說:「我世代以忠貞為本,臨危授命,今雖然江都陷落,而國家還在,應與各位合力進攻中原,一同報仇雪恨,怎麼可以倚仗國家動亂而圖謀反叛之舉!我寧願效忠而獻出生命,不會因為違背氣節求得生存。尉佗愚昧沒有見識,有什麼值得仰慕的呢?」於建議而是想斬殺勸告的人,聽從眾人的停止了。李襲志堅持防守長達二年而沒有援兵,最終被蕭銑所攻陷,蕭銑讓他代理工部尚書、檢校桂州總管。武德(唐高祖的年號)初年,高祖派遣李襲志的兒子李玄嗣攜帶書信召喚他,李襲志祕密說服嶺南首領跟隨原隋朝永平郡守李光度同他一道回朝。高祖又讓密使送來書信說:「你曾經長期在桂州,仍然是隋朝氣運終數,隋朝已四方毀滅,你率領眾人保護邊境,不知國家歸於一統。我統治天下,心願在撫慰百姓,愛惜你身處邊遠地區,想受到你的聲威教化。何況你是我的同宗,情感不同於常人。你家的弟侄都能誠心報效國家,並別擔任一方的首領,告訴各州,忠心為國,非常符合我的願望。你的子弟都擔任了一方州縣,都要表現出好的政績,每每讓我讚歎,不可以一一列舉。讓你併入宗室譜籍,寫上宗族的表率。」等到蕭銑被平定後,江南道路大使趙郡王孝恭授予李襲志桂州總管職務。武德五年,來到朝廷,授予柱國,封為始安郡公,又授予江州都督。及輔公祏反叛,又以李襲志為水軍總管征討平定,又調任為桂州都督。李襲志在桂州前後任職二十八年,政策崇尚清正不苛細,嶺南因之安定。後來上表請求入朝,被授予右光祿大夫,代理汾州刺史後退休,死在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