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白狼山之戰?三國對外第一戰

歷史文化網綜合 | www.atoomu.xyz

三國時期北方對外作戰就不得不提魏國了,魏國對外作戰可以說是除了畢軌一次外,其他都是全勝,可以說是史上罕見的。而在北方打得最漂亮,收穫最大的無疑就是曹公的白狼山之戰,此戰可以說把盤踞邊境上百年的烏桓一舉消滅,使烏桓最後淡出歷史舞臺,堪稱是三國時期對外第一戰,並且徹底消滅了袁氏家族,基本上是統一了袁紹的河北四州之地。

image.png

一、三國時期烏桓概況及蹋頓其人

烏桓其實是屬於東胡的,東胡是秦漢之際時北方很強大的遊牧民族,但卻因為向剛剛崛起的草原頭狼冒頓索要土地,冒頓大怒之下,便率軍把東胡給滅了,從此匈奴便成為了草原霸主。烏桓是一個以遊牧和射獵為生業的民族,「俗善騎射,弋獵禽獸為事。隨水草放牧,居無常處。以穹廬為舍,東開向日。食肉飲酪,以毛毳為衣,東胡被匈奴大敗之後,烏桓一直臣服於匈奴,歲向匈奴交納一定數量的牛、羊、馬皮,稱之為「皮布稅」。也正因為烏桓是匈奴的藩屬,所以在漢武帝解決匈奴問題的時候,烏桓也是西漢打擊的物件,史書稱「斷匈奴左臂。

就這樣一直到了東漢時期,烏桓終於變得強大起來了,屢次侵犯邊境,成為東漢大患。靈帝時期,出現了四位首領分別是難樓、丘力居、蘇僕延、烏延。這四個人都很有才能,並且丘力居和漢末起兵造反張純聯合起來,侵犯四州,丘力居也因此成為了諸郡的烏桓元帥,最後還是因為劉虞和公孫瓚的努力下,才逐漸平息了烏桓的叛亂。就是因為漢末之亂,東漢沒有在實力去管北方邊境的事務,以至於烏桓常常侵犯邊境,丘力居和張純的聯合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並且這時烏桓已佔據了漠南之地,開始崛起於草原了。

當時的烏桓軍事制度方面也較為完善,開始吸收漢族的官職,英雄記就記載有百夫長、千夫長等,可以看出十進法的軍事制度已廣泛使用了。

更為重要的是當時中原的大量勞動人口移向東北,劉虞傳記載避黃巾之亂而到投奔的有百萬餘口,所以這就致使烏桓常常去掠奪邊境,俘獲了大量勞動力人口,武帝紀就記載了俘虜了將近十幾萬戶。更為關鍵的是烏桓還不只是侵犯幽州,海景次進攻冀州青州,綜合起來,數目就更多了,馬長壽先生分析說這樣就使得大量農民在那裡開闢土地,種植穀物,甚至也開始了販運貨物,製作鎧甲武器,成為了烏桓實力增長必不可少的條件。

丘力居去世後,認為他兒子年少,所以就由他的從子蹋頓代領烏桓元帥,三郡烏桓都服從於蹋頓的統領之下,可以說是三郡烏桓的一次大聯盟。史書記載蹋頓「」有武略「「,很有才能,還過去在袁紹與公孫瓚的大戰中,幫助袁紹擊敗公孫瓚,獲得四州之地。袁紹便假借漢獻帝的名義封他們為單于這時蹋頓的威望已達到頂點,其他的單于便擁護他為王,並且讓他負責出謀劃策。因為當時南匈奴已衰落,而鮮卑在檀石槐死後也衰落不堪,蹋頓佔據了遼東之地,成為三郡烏桓是首領,可以說是當時的草原霸主。蹋頓這個人也是很有才能,後漢書甚至將他和鮮卑的檀石槐並稱。

【而靈、獻之間,二虜迭盛。石槐驍猛,盡有單于之地;蹋頓凶桀,公據遼西之土。】

並且三國志也稱讚此人」「又驍武」「,邊境的老百姓都把他比作漢初的草原霸主冒頓,草原的外族都很佩服蹋頓,史書記載蹋頓」「以雄百蠻」「。可以說此人是個很強勁的對手,也是新一代的草原霸主。

【蹋頓又驍武,邊長老皆比之冒頓,恃其阻遠,敢受亡命,以雄百蠻。】

吧蹋頓比作冒頓此事在晉朝時仍有流傳,拓跋力微就過去說"我歷觀前世匈奴、蹋頓之徒,苟貪財利,抄掠邊民

這就非常顯著看出了蹋頓在北境的聲望絕非浪得虛名。

葉適以為烏桓蹋頓的實力不比之前的匈奴和鮮卑弱,所以稱烏桓:烏丸蹋頓之暴,不減前世。

清人也以為蹋頓雄於北方邊境。【自冒頓倔強一時,其後如檀石槐、蹋頓、軻比能之興,皆僅雄長北邊,中國無釁,人才向用,彼固不可以有加也。】

這時烏桓逐漸強盛,馬長壽先生分析以為是為了抵擋檀石槐帝國的侵蝕,所以烏桓必須聯合起來,所以內部開始凝聚為一個政治實體。強盛起來的烏桓,面對此時中原的內亂,不僅稱雄北疆,不斷寇擾邊郡,而且通常和一些割據勢力聯合,參與中原地區的戰爭。

二、曹操平定冀州後及白狼山之戰前各方形勢。

image.png

建安十年的時候,經過數年的艱苦奮鬥,曹操終於平定了冀州,並且斬殺了袁譚。袁尚便去幽州投奔了他的二哥袁熙,但不久卻在幽州遭到了兵變,無奈之下只好投奔一直支援袁家的烏丸首領蹋頓,並且希望藉助三郡烏桓實力光復冀州,以圖中原。隨著袁尚入烏桓的還有官吏百姓十幾萬戶,可以說,憑藉著三郡烏桓的實力,再加上這十幾萬戶的官吏百姓,打敗一個剛剛佔據冀州,沒有根基立足不穩的曹操是綽綽有餘的。

【及紹子尚敗,奔蹋頓。時,幽、冀吏人奔烏桓者十萬餘戶,尚欲憑其兵力,復圖中國。】

而且這時烏桓與曹操還發生了點小摩擦,這年秋天,三郡烏桓進攻鮮于輔於廣平,原因是因為鮮于輔背叛袁紹而投曹操。曹操便親自渡過潞河,去救廣平,烏桓軍便逃走了。這壹次是一點小的接觸,也讓曹操下定決心去北征烏桓,果然在明年就出兵討伐。

曹操這邊剛剛打下冀州,境況很不穩定,這一點從高幹就可以看出來,其實高幹投降了曹操,結果一聽說曹操要打烏桓,就立馬舉旗反叛,逼的曹操親自打了三個月才把壺關攻破。但是他立馬就下了幾條措施,首先是改變袁氏的豪強兼併之法,袁氏在冀州的時候,重用豪強,致使豪強擅恣,審配許攸等人就是非常好的例子。

【審配宗族,至乃藏匿罪人,為逋逃主。慾望百姓親附,甲兵強盛】

果然,曹操這條措施一下,就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史載」「百姓喜悅」「,這樣一來就把冀州的民心給安撫好了。

然後皇帝下詔封曹操為冀州牧,這樣一來,有了朝廷的命令,曹操管理冀州也就名正言順了。還有就是親自到墓前去哭袁紹,這一下就極大地安撫了袁紹舊族和一些舊臣的心,冀州就漸漸穩定下來了,並且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是月,袁熙大將焦觸、張南等叛攻熙、尚,熙、尚奔三郡烏丸。觸等舉其縣降,封為列侯。】

【夏四月,黑山賊張燕率其眾十餘萬降,封為列侯。】

【九月,令曰:「河北罹袁氏之難,其令無出今年租賦。」重豪強兼併之法,百姓喜悅。】

焦觸張燕的投降,民心的穩定,這都可以看出曹操暫時使冀州穩定下來,但這隻能是暫時的,袁氏在河北十幾年,親附者無數,不大概這麼幾條就把這些豪強大族給穩定了,隱患還是非常大的。

暫時治理好冀州之後,曹操就決定出兵誅討袁氏餘孽袁尚、袁熙兄弟,順便把不老實的烏桓給收拾一頓。但曹操後方卻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劉表在盯著他,劉表劉備看見曹操平定了袁紹後,實力強大無比,便擔心的曹操平定袁氏後會來找自個算賬,所以劉表非常有大概回來偷襲自個的後方,曹操手下的諸將也以為劉表不會放棄一個這麼好的機會。

【 將北征三郡烏丸,諸將皆曰:「袁尚,亡虜耳,夷狄貪而無親,豈能為尚用?今深入徵之,劉備必說劉表以襲許,萬一為變,事不可悔。】

但只有曹操手下的謀士郭嘉以為劉表斷然不會這樣。他說:「表,坐談客耳,知才不足以御備,重任之則恐不可以制,輕任之則備不為用。雖虛國遠征,公無憂矣。」太祖遂行。

聽了郭嘉的話,曹操便不再遲疑,決定親自出兵攻討烏桓。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曹操將會面臨他人生所遭遇過環境最惡劣行軍最艱苦的一戰,他將何去何從呢?

三、親征烏桓前所做的準備及雙方戰前實力對比

建安十一年的時候,也就是剛剛平定冀州曾經一年不到,曹操命令董昭修建了兩條漕運:一是「平虜渠」,一是「泉州渠」,因為烏桓腹地離鄴城甚遠,運糧極其不便,所以就開闢了這兩條渠以來運輸糧食。

《董昭傳》【患軍糧難致,鑿平虜、泉州二渠入海通運,昭所建也。】

image.png

這壹次開闢的兩條渠,在後世都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促進了東北經濟軍事商業的發展,日後兩晉時期還有人從此進軍,到了唐代仍然可以使用。

為了確保此戰的勝利,曹操帶了一大批的能臣猛將,其中謀臣就有輔佐他平定河北的郭嘉,武將更是有張遼、徐晃、張郃、張繡、韓浩、史渙、鮮于輔、閻柔、曹純;牽招等名將,還帶來了曹操手底下最最精銳的虎豹騎由他的族弟曹純率領,可見曹操對於此戰的重視。

除此之外,曹操還作了封功臣令,把二十多個功臣封為列侯,並免除戰死戰的賦稅,這也為再次用兵作戰起到了精神上的動員作用。

【於是大封功臣二十餘人,皆為列侯,其餘各以次受封,及復死事之孤,輕重各有差。】

烏桓那邊也不含糊,在此之前,蹋頓就常常帶兵侵擾幽州冀州,掠奪大量人口,並且袁尚還想用那十幾萬戶人充當士兵,以此來光復中原。除此之外,蹋頓為了打贏此戰,把三郡烏桓全部召集起來,遼西單于樓班、右北平單于能臣抵之等都來協助蹋頓,蹋頓的實力大漲。除了在數量上佔據優勢外,蹋頓的士兵在質量上也是很強大的,三郡烏桓皆是天下名騎,曹操方面只有曹純所率領的虎豹騎能跟烏桓騎兵相抗衡,烏桓那邊民風也相當彪悍,所有成年的男子都被視為戰士,並且假如戰死在烏桓人看來是很光榮的一件事情,可見這烏桓士兵的不要命不怕死的精神是曹軍所不及的。

被掠奪的和跟隨袁尚去烏桓的人口加起來得有三四十萬人,再加上烏桓本地的人口,這一相加在五十萬左右沒什麼問題,再加上袁尚希望把他那十幾萬用作士兵,三郡烏桓的精騎也有數萬,而且烏桓成年男子都可以去打仗,但從最後白狼山一戰只有數萬騎兵參戰,可以說真正的兵力不會太多,應當接近十萬。

那曹操軍有多少人呢?郭嘉說他「虛國遠征」,還有田疇那邊的五百人可以不計,曹操兵力應當在數萬,但可惜的是曹操並沒有全部用上,在最後的決戰中,曹操的大部隊在後面,跟隨曹操的主要是騎兵,並且包括虎豹騎也隨同前來,兵力應當是萬餘騎差不多。這劣勢是非常顯著的,曹操軍不管是質量還是數量都佔劣勢,而且曹操是遠道而來,急行軍,士兵疲憊不堪,相反的是烏桓卻以逸待勞,並且熟悉地理環境,曹操要想打贏此戰,將會無比艱難。

四、度越隴塞路漫漫 決戰前的艱苦行軍

在一起都準備好後,五月曹操率領大軍抵達無終。這是他手下謀士郭嘉以為行軍速度太慢,必將誤了大事,就催促曹操說:嘉曰:「兵貴神速,宜輕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並且讓曹操捨棄輜重,輕裝行軍,趁其不備。曹操便聽從了郭嘉的意見,率領大軍急行軍,可是七月份是夏雨連綿的時節,道路泥濘不堪,根本無法行進,史書記載稱」「淺不通車馬,深不載舟船」,「傍海道不通」,而這時烏桓也有了準備:「遮守蹊要,軍不得進」。

這也有一個問題,曹操既然五月就到了無終,為什麽七月份才下雨把他給擋住了,曹操真的聽從了郭嘉的兵貴神速計策嗎?確實,假如是輕軍急行軍的時候,定然不大概這麼晚才到,最大概的原因是曹操在五月多也碰見了雨,這個原因並非憑空猜測,在史書也有記載:

【舊北平郡治平岡,道出盧龍」,則無終去盧龍不過數百里,而無終乃出塞大道,疇故云「虜謂大軍當由無終」。操輕兵趨利,五月至無終,何故不進,以至秋水梗道?且操署路旁表曰「方今暑夏,道路不通」,大水不在秋,明矣。蓋操至無終,適值大水,頓軍久之,始易道而進。及出盧龍,則已七月,故以八月登白狼也。】

可見,曹操這壹次的運氣也是夠背的。如此大雨,哪怕是在兵貴神速也沒什麼用了。

無奈之下,曹操只好詢問自個之前請來的當地名士田疇,田疇便為他指了一條新的道,就是盧龍道。

【舊北平郡治在平岡,道出盧龍,達於柳城;自建武以來,陷壞斷絕,垂二百載,而尚有微徑可從。今虜將以大軍當由無終,不得進而退,懈弛無備。如果嘿回軍,從盧龍口越白檀之險,出空虛之地,路近而便,掩其不備,蹋頓之首可不戰而禽也。】

這條路比較隱祕,但也危險重重,因為兩百多年曾經了,這條路已幾乎沒人走了,並且路陷壞斷絕,而且有進無退,一旦發現了,那將危險無比,甚至有大概會全軍覆沒。

但為了獲得此戰的勝利,曹操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便同意了這條路,於是他就假裝撤兵,並且豎起了大木樁,上面寫著:方今暑夏,道路不通,且俟秋冬,乃復進軍。烏桓的探馬看到這個木樁,還真認為曹操退兵了,立即報告了蹋頓,使烏桓放鬆了警惕。殊不知,立馬便率領輕騎部隊直搗柳城。

史書對這壹次行軍記載的很簡單【引軍出盧龍塞,塞外道絕不通,乃塹山堙谷五百餘里,經白檀,歷平岡,涉鮮卑庭,東指柳城。】但仍然可以看出行軍的艱苦來,開山填谷了五百多裡,並且還路過了鮮卑的領地,一路上可以說是驚險無比。曹軍的狀態也很不好。雖然最後的結果是喜劇的,但也可以看出當時的行軍是多麼的艱苦。

image.png

在克服了種種困難之後,曹操大軍終於抵達了離柳城不到二百里的地方,可是這時卻被烏桓大軍發現,烏桓軍大驚,但卻是以逸待勞,況且還有兩百里地,曹操軍雖然急行軍畢竟,且疲憊不堪,是否還有一戰的實力呢?掃清餘孽,光復中華的曹操與以雄百蠻、夷戎華夏的蹋頓終於相遇了,這兩大梟雄的對決畢竟會鹿死誰手呢?

小記:白狼山和柳城位置所在考

首先需要明白一件事,柳城之戰和白狼山並不是一戰,而是曹操在白狼山大敗蹋頓軍後,然後乘勝包圍了柳城,隨之攻克。

《水經注.濡水》:【龍東越青陘,至凡城二百許裡。自凡城東北出,趣平罡故城,可百八十里。向黃龍則五百里。故陳壽《魏志》曰:『田疇引軍出盧龍塞,塹山堙谷,五百餘里,徑白檀,歷平罡,登白狼,望柳城。』平罡在盧龍東北遠矣,而仲初言在南,非也。濡水又東南,徑盧龍故城東,漢建安十二年,魏武徵蹋頓所築也。濡水又南,黃洛水注之,水北出盧龍山,南流入於濡。濡水又東南,洛水合焉。水出盧龍塞,西南流注濡水。又屈而流,左得潤水,又會敖水,二水並自盧龍西注濡水。】

《水經注.漯水》:【漯水又東北徑白狼堆南,魏烈祖道武皇帝於是遇白狼之瑞。】

《水經注.大遼水》:【遼水右會白狼水,水出右北平白狼縣東南,北流西北屈,徑廣成縣故城南,王莽之平虜也,俗謂之廣都城。又西北,石城川水注之,水出西南石城山,東流徑石城縣故城南。《地理志》,右北平有石城縣。北屈徑白鹿山西,即白狼山也。】

《三國志.魏書.田疇傳》:【太祖令疇將其眾為鄉導,上徐無山,出盧龍,歷平岡,登白狼堆,去柳城二百餘里,虜乃驚覺。單于身自臨陳,太祖與交戰,遂大斬獲,追奔逐北,至柳城。】

馬與龍曰:【酈注平岡在凡城東北百八十里,時曹公已歷平岡,虜軍不應逆於凡城,蓋當時虜聞魏軍至,倉卒未審所由,遂至相左也】

盧弼所云:【白狼縣在石城平岡之西,而白狼山實在石城平岡之東。】

【如吳謝二說,白狼山在今建昌縣,則去柳城決不止二百里。】

關於二地的位置,歷來都有不少爭議,但通過分析上述史料可以看出有白狼山和白狼堆兩個地方,但這兩個地方疑似一地就是白狼山,白狼山的位置在平岡的西邊,而水經注又記載平岡在凡城一百八十里的東邊,可見凡城並非白狼山的所在地,但盧弼先生卻以為在平岡西邊的是白狼縣,並不是白狼山,白狼山的實際所在地應當是平岡東邊,要按這種說法,凡城離平岡不到二百里,而武帝紀又記載曹操到了平岡離白狼山不到兩百里,這又可以說名白狼山就是凡城了,確實令人奇怪,又有人說白狼山在建昌縣,撲朔迷離,讓人摸不著頭腦。

這張地圖比較直觀,但也可以看出平岡和白檀兩個地方說法不一。但可以看出柳城離白狼山還有一段距離,也就印證了之前所說的白狼山和柳城不是一戰的說法。但是關於曹操的行軍路線確實撲朔迷離,我之前看了譚其驤先生的地圖以為紫線是曹操的行軍路線,但經過李飛大神的指點,讓我去看了嚴耕望先生的唐代交通圖考,讓我瞭解了曹操這壹次出兵的路線和幾個地名的具體方位。

首先是盧龍道,這是東北地區與中原的三險之一,被稱為天下之阻,可以看出其險峻。根據考古工作者在黑裡河和家子河的交匯處發現了黑城遺址,就是平岡城,平岡的位置在甸子之南,黃土樑子之北,大哈河西岸。而白狼在大淩河的上游。

所謂的盧龍塞也就是從無終出發,經過平泉、黑城、南渡大淩河,到達其上游,再沿著大淩河東北走,到達朝陽,而朝陽就是柳城的所在地,就是完整的盧龍古道了。

根據嚴先生分析,塹山堙谷,五百餘里是出塞後經平岡到白狼的道路,而白狼在柳城東北二百多裡,無終到盧龍城也是二百里地,且曹操曾給田疇上表說過「」由山中九百餘里「」這樣算來正好是九百里地,這就說明了這個路線是沒有問題了。

李飛大神也給我提供了一張地圖,要比之前的更精確一些,可以助更好的理解。

現今我們在重新整理一遍曹操的行軍路線,軍隊到達無終,本想從山海關等地行軍,可道遇大雨,不通車馬。田疇找到了西漢時期的平岡之路,於是就北出徐無山,出盧龍塞口,經過了白檀之險,東北到達了平岡城,又東至白狼山,山在柏狼縣的西邊,在凡城就大敗蹋頓軍,隨著大淩河到達柳城,然後攻克之。這就是曹操完整的行軍路線。

曹操的路線確定了,也確定了白狼山和柳城並非一戰,但關於白狼山之戰的位置還尚不清楚,武帝紀田疇傳都記載了是發生於白狼山,而烏桓傳卻記載戰於凡城,胡三省說白狼山在凡城境內,組建二地或不在一個地方,也極其相近,晉書地理志記載「」慕容熙以荊州刺史鎮凡城,高雲以幷州刺史鎮白狼「」,可見不管是白狼山還是凡城都自己並沒有錯。

又從幾次石趙與燕的戰爭可以看出來,凡城是軍事通道,足見其重要性。許多人以為水經注中就把凡城和平岡的位置顛倒了,本來不然,酈道元是北魏晚期的人,而曹操所行的那條路卻是在兩晉到南北朝時期和北魏末的已不同了。永和六年,慕容俊三路伐趙,使慕容垂東道出徒河,慕容於出西道,慕容俊親自中道出盧龍塞,並且遣慕輿根開山除道,並在攻克薊城後,遷都於此,就讓步渾大大修正盧龍道,使二都的交通更為方便,所以到了酈道元的時期,仍然主要是由此道行,致使酈道元以為這就是曹操的行軍之路。

五、大決戰-------超世英傑vs冒頓之鑄

當曹操行軍離柳城不到兩百里的時候,卻突然被烏桓的騎兵給發現了。烏桓軍顯然沒有想到曹軍會突然出現,所以驚慌失措,急急忙忙準備好了,蹋頓就和袁尚、袁熙、樓班、能臣抵之率領著數萬噸烏桓騎兵迎戰曹操。一場遭遇戰迫在眉睫。

【未至二百里,虜乃知之。尚、熙與蹋頓、遼西單于樓班、右北平單于能臣抵之等將數萬騎逆軍。八月,登白狼山,卒與虜遇,觽甚盛。公車重在後,被甲者少,左右皆懼。】

八月,曹操登上了白狼山,因為當時曹軍處於行軍狀態,並且披帶鎧甲的較少,而且疲憊不堪,曹操左右的人都害怕無比,但曹操臨大敵而不懼,沒有讓士兵輕舉妄動,而是親自登高,視察破綻,曹操真不愧是一個敏銳的軍事家,非常快就發現蹋頓軍有點小的擾動,致使敵陣稍微有點亂,戰爭就是拼耐心,非常顯然,蹋頓軍已有點沉不住氣了,作為一名卓絕的軍事家,曹操當然不會白白錯過這個機會,就立刻命令張遼為前鋒,並親自配給他持麾,讓他率軍衝擊敵陣。經過休整之後,曹軍體力已基本恢復了,各個跟隨張遼如下山的猛虎一般,衝擊敵陣,居高臨下,勢不可擋。蹋頓軍一戰及潰,這時曹操宣佈全軍出擊,曹仁率領的虎豹騎一躍而上,蹋頓軍抵擋不住,紛紛潰逃。是役,斬殺草原雄鷹蹋頓,並且首虜名王以下二十多萬人。

【徵袁尚於柳城,率與虜遇,遼勸太祖戰,氣甚奮,太祖壯之,自以所持麾授遼。遂擊,大破之,斬單幹蹋頓。】

image.png

——《三國志 張遼傳》

【及北征三郡,純部騎獲單于蹹頓。】—《三國志 諸夏侯曹傳》

【尚與蹋頓將眾逆戰於凡城,兵馬甚盛。太祖登高望虜陳,柳軍未進,觀其小動,乃擊破其眾,臨陳斬蹋頓首,死者被野。】——《三國志 烏丸鮮卑東夷傳》

【八月,登白狼山,卒與虜遇,觽甚盛。公車重在後,被甲者少,左右皆懼。公登高,望虜陳不整,乃縱兵擊之,使張遼為先鋒,虜觽大崩,斬蹋頓及名王已下,胡、漢降者二十餘萬口。】-----《三國志魏志武帝本紀》

此戰取得大勝,史載死者被野,數萬騎兵被殺的只剩下數千,然後率軍攻破柳城,《零陵先賢傳》記載,曹操攻打數日都沒有攻破,然後周不疑進了十策,柳城立刻被攻下,這段史料應當是不準確的,曹操於野戰大勝後,勢不可擋,柳城定然無法阻擋,柳城裡的數十萬人幾乎全部被俘虜。

袁尚袁熙還有速僕丸等人,丟棄了自個的族人,逃到了遼東公孫康那裡,仍然有數千騎兵。取得大勝後,宋書記載了曹操手下做的鼓吹曲:

言曹公越北塞,歷白檀,破三郡烏桓於柳城也。屠柳城,功誠難。越度隴塞,路漫漫。北逾岡平,但聞悲風正酸。蹋頓授首,遂登白狼山。神武海外,永無北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