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上古時期的特洛伊戰爭是為了女人還是為了財富?

歷史文化網綜合 | www.atoomu.xyz

放棄了孤立主義的土耳其,政治積極投身國際事務。土耳其的軍隊的規模為北約第二,所以當土耳其開始與索馬利亞、卡達和蘇丹簽署了建立軍事基地的協議,並與巴基斯坦、烏克蘭、蘇丹、亞塞拜然、馬來西亞和印尼等國軍隊簽署了軍事合作協議之時,歐洲開始擔心了。這個處於亞歐大陸交界處的國家,是否會像奧斯曼土耳其一樣重新崛起?圖:特洛伊古城遺址

不過歐洲似乎忘記了,在奧斯曼土耳其崛起之前,這裡通常是歐洲「殖民」亞洲的必經之路。不管是亞歷山大的方陣,還是羅馬人的軍團,都先後從這裡踏上征服西亞、北非的征途。甚至在西方文明誕生之初,那些還是奴隸制城邦的希臘各國,就爭先恐後的在這裡進行殖民。以至於,發生了著名的「特洛伊戰爭「。圖:特洛伊古城遺址

依照各種西方的經典和史學記載,特洛伊戰爭的爆發的原因,是因為一個叫海倫的美女,被特洛伊英俊的王子帕里斯誘拐,一起私奔到了特洛伊。被帶了」綠帽子「的斯巴達國王墨涅依斯,感覺這是奇恥大辱。於是,墨涅依斯向自個的哥哥邁錫尼國王阿伽門農述說了自個的悲痛。一心要為自個弟弟洗刷奪妻之恨的阿伽門農,決定要討伐那個」誘拐良家婦女「的特洛伊。

image.png

阿伽門農作為當時整個希臘城邦中最有影響力的國王,邁錫尼國也是當時希臘最有實力的城邦。於是,在阿伽門農的召集下,希臘各大城邦組織了一支10萬人的大軍,其中也包括著名的戰神阿喀琉斯。面對蜂擁而至的希臘聯軍,特洛伊的軍隊雖然殊死抵抗,但是卻難以抵擋。最後,特洛伊人只好嬰城固守,希臘人也只好採用了笨辦法——圍城。

由於特洛伊城,城牆高大,城防堅固,特洛伊英雄赫克托爾等人指揮有方;再加上希臘聯軍內部充滿了各種問題,在頓兵于堅城之下時,各種矛盾更容易迸發。於是,特洛伊圍城戰打了10年。在此期間,特洛伊英雄赫克托爾被阿喀琉斯殺死,而阿喀琉斯又因為致命的「踵」被人射殺。但是,希臘人依舊沒有攻下特洛伊。

image.png

戰爭進行到第十年,希臘聯軍中多謀善斷的將領奧德修斯,終於想到了一條妙計。據稱,一天早晨特洛伊人發現,戰場上一片死寂,希臘聯軍在一夜之間突然揚帆遠航離開了特洛伊。也許,特洛伊人以為10年的戰爭,讓希臘人無法承受,不得不灰溜溜的撤回希臘。於是,特洛伊人開啟城門,發現今希臘人的紮營處,留下了一隻巨大的木馬。

這隻巨大的木馬,讓特羅伊人摸不著頭腦。此後有希臘俘虜稱,這是希臘人用來祭祀雅典娜女神的「聖物」。於是,興高采烈的特羅伊人決定將木馬拉入城內,作為戰利品以示慶賀。不過,由於木馬過於高達,特羅伊人甚至不惜裁掉了城門,才將木馬拖入城內。殊不知,這巨大的木馬裡隱藏著幾十名全副武裝的希臘勇士,而且被裁掉的城門,更讓特洛伊有了「開門揖盜」之勢。

果然,當狂歡的特羅伊人爛醉如泥之時,希臘人開始行動了。木馬中的全副武裝的希臘戰士一個又一個地跳了出來。他們悄悄地摸向城門,殺死了睡夢中的守軍,迅速打開了城門,並在城裡到處點火。隱蔽在附近的大批希臘軍隊如潮水般湧入特洛伊城。特洛伊陷落了,希臘人把特洛伊城掠奪成空,燒成一片灰燼。男人大多被殺死了,婦女和兒童大多被賣為奴隸,特洛伊的財寶都裝進了希臘人的戰艦。

不過那個引發戰爭的海倫卻得到了諒解。據說,當10萬希臘將士,看到這個讓他們浴血奮戰的女人之時,揮舞著武器高喊「殺了她」。可惜,十萬將士的吶喊抵不住美女的眼淚。當梨花帶雨的海倫向墨涅依斯求饒之時,墨涅依斯扔掉了手中的寶劍,在萬千憤怒的目光中,將海倫攙扶起來,並饒恕了她的罪過,上演了一出「夫婦雙雙把家還」的大劇。

故事講述到這裡,本來疑問才來了。為什麼作為傳統的軍事強國斯巴達,居然可以讓一個外國王子裹挾著自個的王妃,輕易的從自個的國土中逃跑?為什麼在那個對於「貞潔」觀念極為暗淡的時代,阿伽門農以及希臘諸城邦以為這是特洛伊對整個希臘的侮辱?也許,在特洛伊戰爭結束後,希臘聯軍瘋狂的掠奪最為說明問題,因為他們需要的戰爭,用戰爭去掠奪和殖民這個小亞細亞半島上的城邦國。

image.png

特洛伊城位於恰納萊南部,北臨達達尼爾海峽,是連線當時亞歐貿易的重要樞紐。商業發達的希臘各城邦,對於這塊寶地早已覬覦多日,可惜苦無藉口發動戰爭。而且,以一城一邦的實力,想要討伐特洛伊,似乎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急需一個藉口,來對這個小亞細亞半島上的城邦國,發動戰爭,以獲取最大的利益。於是,海倫和帕里斯成為最好的」導火索「。

image.png

當然,歷史上是否有海倫和帕里斯,尚且需要討論。但是,西方人在發動戰爭時,巧妙的尋找藉口的套路卻是極為精妙。以至於,能讓一場」殖民戰爭「被包裝成一次」洗刷恥辱戰爭」好多年。不過,話又說回來,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毀滅了特洛伊的希臘聯軍可以盡情貶低特洛伊,來表現自個的偉大。但問來了,如今天崛起的土耳其,開始以咄咄逼人之勢,在亞歐大陸之間發揮力量之時,歐洲又作何感想呢?